<listing id="hpnzv"><cite id="hpnzv"><dl id="hpnzv"></dl></cite></listing>
<var id="hpnzv"></var>
<var id="hpnzv"><dl id="hpnzv"><listing id="hpnzv"></listing></dl></var><cite id="hpnzv"><strike id="hpnzv"><thead id="hpnzv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hpnzv"></var>
<var id="hpnzv"></var>
<cite id="hpnzv"></cite>
<cite id="hpnzv"></cite>
<var id="hpnzv"></var>
<cite id="hpnzv"><strike id="hpnzv"><menuitem id="hpnzv"></menuitem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hpnzv"><video id="hpnzv"><thead id="hpnzv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hpnzv"></cite>
<var id="hpnzv"></var>

妙讀詩經|一座都城的重建密碼:鄘風·定之方中

2019-12-07 21:15:01

男孩寶寶起名

建筑本身就是風水,人的意志力在建筑景觀里。

——題記

都城的變遷:一個王朝的興衰史

邶、鄘、衛都是古國名。周武王替殷后,便將紂的京都沬(今河南淇縣西北)附近地區封給紂的兒子武庚祿父,從這可以看出,王朝的更替不是趕盡殺絕,不是要滅掉,而是要規范他,更新他。將其地分為三:北為邶(今河南湯陰縣東南),南為鄘(今河南汲縣東北),東為衛(今河南淇縣附近),并派他的三個弟弟管叔、蔡叔、霍叔分別守衛這三個地方,以監督武庚,號為"三監"。

武王離世, 公元前1117年-公元前1115年期間,“三監叛亂”,周公率兵平叛,征服后,將三地合并為衛,連同原殷民一起封給周文王第九子康叔,建都殷墟(今河南淇縣),是原商朝都城朝歌,號衛君。

公元前660年,狄人攻入衛都朝歌,衛國幾近覆滅。

冬十二月,狄人伐衛。衛懿公好鶴,鶴有乘軒者。將戰,國人受甲者皆曰:“使鶴,鶴實有祿位,余焉能戰!”......及狄人戰于熒澤,衛師敗績,遂滅衛。

衛侯不去其旗,是以甚敗。狄人囚史華龍滑與禮孔以逐衛人。二人曰:“我,大史也,實掌其祭。不先,國不可得也?!蹦讼戎?。......狄入衛,遂從之,又敗諸河。

——《左傳·魯閔公》

關于這段文字的內容,在《古本竹書紀年》、清華簡《系年》等多種文獻中有記載。從“我,大史也,實掌其祭。不先,國不可得也?!笨梢?,當時國亡標志之一是以其祭祀是否有繼。

這場戰爭的直接后果是衛懿公敗死、國人逃散,衛國失去了居住掌控四百多年的都城朝歌。

衛懿公雖死,但衛國公族尚存,在齊桓公的協助之下,立戴公,一月后卒,又立戴公之弟燬為衛君,稱衛文公。衛文公即位后的第一件大事,就是在楚丘(今河南滑縣東)重建衛國國都。

國都的建立,重樹了衛國信心,延續了衛國國脈,衛國立國前后共計907年,傳41君,是生存時間最長的周代諸侯國,也是眾多姬姓諸侯國中最后名不相存的國家。衛國疆域大致位于黃河以北的冀豫魯三省交界處,先后建都于朝歌、楚丘、帝丘、野王。

《鄘風·定之方中》詩中所言史實,就是衛文公復建國都之事。

鄘風·定之方中

定之方中,作于楚宮。揆之以日,作于楚室。樹之榛栗,椅桐梓漆,爰伐琴瑟。

(釋文)定星正南,楚丘筑宮。度影定向,居室開工。植種榛栗,椅桐梓漆,伐作琴瑟。

升彼虛矣,以望楚矣。望楚與堂,景山與京。降觀于桑,卜云其吉,終焉允臧。

(釋文)登臨大丘,楚丘遠望。堂邑楚丘,山陵高岡。下看農桑,占卜顯吉,結果安康。

靈雨既零,命彼倌人,星言夙駕,說于桑田。匪直也人,秉心塞淵,騋牝三千?!  ?/p>

(釋文)好雨已落,吩咐司機,星辰早駕,勸耕桑田。為國為民,用心深遠,良馬三千。

全詩共三章,每章七句。

第一章寫在楚丘營建宮室,從勞動的場面可見:規劃嚴謹而科學,進行緊張又有序,寫作者、被歌頌者都是那樣的自豪自信,整首詩所跳躍地是衛人重建家園時那種明朗而又熱烈的歡快脈搏。

第二章寫衛文公卜筑楚丘的全過程。前五句從“登”到“降”,從“望”到“觀”,全景掃描,場面宏遠,在廣闊雄偉的背景上刻劃了既高瞻遠矚又腳踏實地的文公形象。后兩句寫占卜,經“天意”認可,人事才算定局。這與我們今天一切按照程序進行是一樣的道理,只不過最后這道關是交給了老天而已,不過自古就是天隨人意。

第三章寫文公躬勸農桑。這幅具體的細節描寫圖,要傳達的信息也不言而喻:衛文公重視農業生產,親自前往勸耕督種。由小見大,文公平時夙興夜寐勞瘁國事的情景,都不難想見。

清人方玉潤在《詩經原始》中,對文公治衛予以高度評價:“不數年而戎馬寖強,蠶桑尤盛,為河北巨邦。其后孔子適衛猶有庶哉之嘆,則再造之功不可泯也”。

定之方中:天文學的應用

當時建造宅邸,一般在什么時候開始建筑,建筑時依靠什么定向呢?

小雪后,依靠日星。

“定之方中”告訴了我們建造的合宜時間。

定,即定星,又叫營室星,為北方七星宿之一。方中:當正中的位置,二十四節氣中的小雪。大約在每年的十月十五后至十一月初,定星在黃昏的時候出現在正南天空,與北極星相對應,就可準確測定南北方位,東西方向,則揆度日影確知。

十月后期,農桑工暇,嚴寒還未至,雨雪又較少,土壤未凍、水分適宜,易于夯筑土墻。在此季節修筑宮室,可謂相當科學。

《國風·豳風·七月》“嗟我農夫,我稼既同,上入執宮功”這些也寫明農夫在農事完成之后修筑宮室之事。

“揆之以日”寫明建造時借助日影測量方位。營建宮室方位很重要,先天八卦天南地北,南是天子之方,且房屋朝南,又利于采光。在《周禮考工記》中有記錄:

匠人建國,水地以縣,置槷以縣,眡以景,為規,識日出之景與日入之景,晝參諸日中之景,夜考之極星,以正朝夕。

衛文公在建造房屋時的觀天象、測日影等步驟既是對周文王演繹《易》的繼承,也是他對天地自然融為一體把控的實踐,在“觀乎天文,以察時變;觀乎人文,以化成天下”的智慧浸潤中,在“仰則觀象于天,俯則法類于地”的思維引導下,選擇天時、地利、人和的大融合磁場來修建房屋,可謂“得其時制”。

樹之榛栗:宏觀規劃的藝術

綠化是宮室的配套設施,也是人文的外在體現。

現在社區建設一開始就要規劃建筑面積、綠化面積,其實這些早在西周時期就是如此。

“樹之榛栗,椅桐梓漆,爰伐琴瑟?!?/p>

從“爰伐琴瑟”可知,種植的樹木,均有特殊之用。

“琴瑟”為樂器,為教化之工具。

榛、栗,樹名,這兩種樹的果實可供祭祀?!耙瓮╄髌帷边@四種樹成材后都是制作琴瑟的好材料。

所植之樹,一為祭祀,一為教化。祭祀也是一種教化,歸結一處,衛文公重建國都大興土木不僅能兼顧人文景觀與自然景觀的協調,還考慮到實用性、經濟性、美觀性等,均是為了長遠的教化,國家的長治。

這就是中國古代政治。

什么叫作政治?

政治的“政”,左右結構。

左邊甲骨文字形:象腳前進的去向。從止。

右邊甲骨文字形:手持木杖以擎物之形。

左邊是陽,右邊為陰,陰陽協調為之政。合起來,我的理解:確定正確的方向后,又不斷地督查修正,使之不偏離軌道,是為政。

治:左邊是水,右邊是臺。水處低,水利萬物而不爭,無與之爭;臺處高,古代臺是高丘,高臺,溝通天地之橋梁,高低有致;水為虛,臺為實,虛實相生。水是靈動的,臺是穩定的,動靜相輔,是為治。

協調陰陽,觀測高低,根據虛實,使動靜相宜,便是政治。

升彼虛矣:地形地貌的重要性

都邑營建歷來被看作是一項立國的根本大計,作為國家的象征,都城的興盛即代表國之興盛?!肮胖跽?,擇天下之中而立國?!本褪侵付家剡x址要適中。地勢地貌也是考慮的重點因素,既要水源豐盈,又須物產富足。

中國古代國都選址的基本法則,用管子的建都理論可以概括之:

凡立國都,非于大山之下,必于廣川之上。高毋近旱,而水用足;下毋近水,而溝防省。因天材,就地利。

從第二章衛文公卜筑楚丘的全過程可知:衛文公有豐富的堪輿風水知識。先“望”,后“觀”,登高而觀,看氣象大勢,還考察附近的堂邑和高高下下的大小山丘?!坝^”是降觀,下到田地察看蠶桑水土,是否宜耕宜漁。這都是關乎國計民生的根本大計。

秉心塞淵:深謀遠慮的國策

重修國都,是想重振國風,且希望久遠。重建之初就構建出了十年百年幾百年的藍圖:我們的國家將來一定人民幸福,歌舞升平。

詩的末尾“匪直也人,秉心塞淵,騋牝三千”揭出題旨:衛文公可不是平庸的人,他的用心實在深遠。衛國為什么會由弱變強?文公“秉心塞淵”,崇尚實際,不繁文縟節,不做表面文章,于是,迎來了“騋牝三千”的局面。卜地、筑宮、興農種種是因,“騋牝三千”是果。兵強馬壯,國家富強。歌頌也不虛頌,用數據說話。

這一切不是茍且偷安者的心思,而是深謀遠慮大氣魄的顯現。

中國宮室建筑軌跡

《易傳·系辭傳下》云:上古穴居而野處,后世圣人易之以宮室,上棟下宇,以待風雨,蓋取諸大壯。

根據此語推測,那時的居住形式先穴居后有宮室,但宮室并未完全取代穴居。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河南山西一帶居民穴居還比較普遍。同時從“以待風雨”一詞可以感知,先人們認為人與自然是相生的,天人合一是自然之事,所以是“以待風雨”而不是“以避風雨”。

天下有不順者,黃帝從而征之,平者去之,披山通道,未嘗寧居。

東至于海,登丸山,及岱宗。西至于空桐,登雞頭。南至于江,登熊、湘。北逐葷粥,合符釜山,而邑于涿鹿之阿。遷徙往來無常處,以師兵為營衛。

——《史記·五帝本紀》

從“遷徙往來無常處,以師兵為營衛”推測,黃帝時期,還沒有在哪兒安居過,自然還沒有固定的城郭宮室。

(堯)乃命羲、和,敬順昊天,數法日月星辰,敬授民時。分命羲仲,居郁夷,曰旸谷。敬道日出,便程東作。日中,星鳥,以殷中春。其民析,鳥獸字微。申命羲叔,居南交。便程南為,敬致。日永,星火,以正中夏。其民因,鳥獸希革。申命和仲,居西土,曰昧谷。敬道日入,便程西成。夜中,星虛,以正中秋。其民夷易,鳥獸毛毨。申命和叔;居北方,曰幽都。便在伏物。日短,星昴,以正中冬。其民燠,鳥獸氄毛。歲三百六十六日,以閏月正四時。信飭百官,眾功皆興。

賓于四門,四門穆穆,諸侯遠方賓客皆敬。

————《史記·五帝本紀》

堯時,分派百官觀察自然之特征,根據朝夕、四季變化來指導民眾有序生活,從“賓于四門,四門穆穆”可知,此時的建筑已是四合之格局。

商邑翼翼,四方之極。赫赫厥聲,濯濯厥靈。壽考且寧,以保我后生。

陟彼景山,松伯丸丸。是斷是遷,方斫(zhuó)是虔。松桷(jué)有梴(chān),旅楹有閑,寢成孔安。

——《商頌·殷武》

“商邑翼翼,四方之極”都城建筑特色,將商邑建成了四方仰望的圣地,建筑成了圖騰,凝聚了四方人心。

“陟彼景山,松伯丸丸。是斷是遷,方斫是虔。松桷有梴,旅楹有閑,寢成孔安?!苯ㄖ牧?、框架、氣勢均在建筑整體的布局里,由此顯現,建筑的神圣莊嚴,建筑是民眾信仰的凝聚。

文字是一個民族心靈的秘史?!凹摇薄皩m”“室”這些表示人居建筑的文字都有一個共同點,就是他們的頭上都有一個“穴”部,這代表著兩重意義,一是對天的敬畏之心,而是對于安定的祈盼。

作為一個古老的農耕民族,中華先祖們很早就懂得了天文的重要意義,可以說,對天的敬畏之心貫穿著整個中華文明的發展史。不僅是修筑宮室,其他如祭祀征戰、四時耕作,我們的祖先們無不想要從上天那里獲得指引與啟示。而這個渴望和平與安定的民族,自從結束了在大地上的流浪,就把能夠“以待風雨”提供庇護的建筑當作了一種信仰。以日月星辰定方位,以宮室建筑定人心,王朝得以延續,文明得以傳承。

另:商之后建筑就在上述幾講中有述說,周之后的建筑將會在以后的建筑詩里賞析。

【參考文獻】

1.毛詩注疏/(漢)鄭玄箋/(唐)孔穎達蔬 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2013.12

2.《詩經原始》[清]方玉潤撰李先耕點校著 中華書局 1986年版

3.《中國建筑史》梁思成 百花文藝出版社 2007年2月

4.《最美易經》陶妙如 張修明 湖南教育出版社 2016年6月

5.朱 熹《詩經集傳》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7:122-123

6.《易經里的教育》陶妙如 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 2017年3月

7.《城市設計與歷史文脈》蔡青著 中央編譯出版社 2017年7月

8.從《鄘風定之方中》看衛國都成復建及發展 汪進超 《天中學刊》第33卷 2018年12月

作者:陶妙如,中學語文特級教師,教育部“國培計劃”專家庫專家,湖南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兼職教授,湖南省中學語文專業學會學術委員會副主任。出版有《讓愛智慧》《做溫暖的教育》《中華最美詩文選》12冊、《大國教育》《心界》《丈量》《易經里的教育》等,與張修明合著《最美易經》《最美論語》中英文版,主編的《最美唐詩》《最美宋詞》輸出新加坡,成為國際中文教材。

*本文經作者授權鳳凰網國學獨家發布,未經許可,請勿轉載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? 2015-2020 湘東信息社版權所有

湖北老11选5 浑婆鱼头网| 久久小说网| 油爆鲜贝网| 麻辣肉片网| 炒玉米网| 腌苤蓝丝儿网| 吉祥干贝网| 遵义在线| 中国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| 太白鸭网| 蟹黄鱼翅网| 烟三鲜儿网| 中国证券业协会网| 新鲜中文网| 中国曲棍球协会| 网易职业频道| 夏枯草菊花猪踭汤网| 虎摘网| 鲜柠脆虾球网| 原笼粉蒸网| 中国海洋局| 爱短信| 燕窝炖雪梨网| 益阳英才网| 东方网景| 干炸丸子网| 合肥论坛| 粉蒸牛肉网| 星洲日报| 椒盐蹄膀网| 央视博客| 独蒜烧虾网| 中国红河网| 川味豆卷网| 当当网| 云南信息港| 羊耳鸡塔网| 第一金融网| 希望书店| 深圳英才网| 氽鸡卷网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