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sting id="hpnzv"><cite id="hpnzv"><dl id="hpnzv"></dl></cite></listing>
<var id="hpnzv"></var>
<var id="hpnzv"><dl id="hpnzv"><listing id="hpnzv"></listing></dl></var><cite id="hpnzv"><strike id="hpnzv"><thead id="hpnzv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hpnzv"></var>
<var id="hpnzv"></var>
<cite id="hpnzv"></cite>
<cite id="hpnzv"></cite>
<var id="hpnzv"></var>
<cite id="hpnzv"><strike id="hpnzv"><menuitem id="hpnzv"></menuitem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hpnzv"><video id="hpnzv"><thead id="hpnzv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hpnzv"></cite>
<var id="hpnzv"></var>

小品文和漫畫

2019-12-07 14:32:22

天氣預報網 https://www.0516xt.com

《小品文和漫畫》

漫畫《鼠年——但愿它平安過去》??孫之儁

孫燕華

陳望道先生這兩年“火了”——無論是在紀念馬克思誕辰二百周年的各項活動中,還是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的各種文章里,都會溯源馬克思主義傳入中國的歷史,這時候便會提及陳望道先生的經歷、成就和貢獻,因為他是《共產黨宣言》中文全譯本的首譯者。

二十年前,為整理父親孫之儁的漫畫,我曾在報國寺、潘家園的舊書報攤四處尋覓。這期間,我得到一本陳望道先生主編的《小品文和漫畫》(1935年3月由上海生活書店出版),書中收錄了五十八位活躍在當時文壇的作者的短文,分列題目歸為:(一)談小品文;(二)談漫畫;(三)二者兼有的。郁達夫的《小品文雜感》、魯迅的《漫談<漫畫>》、豐子愷的《我的畫具》、黃苗子的《我的漫畫理論》以及葉圣陶、許幸之、唐弢、茅盾等大家之作均列其中,顯示出當時社會對小品文與漫畫的關注。近期我又反復閱讀這本書,結合歷史,生出頗多感想,略談幾句。

1935年12月31日,時年二十九歲的孫之儁在《北洋畫報》發表了一張以“鼠年——但愿它平安過去”為題的漫畫。畫里,枯瘦如柴的鼠官心驚膽戰,不敢下水——巨齒獠牙的兇猛“戰魚”齊聚游來,正成圍剿之勢。鼠官能躲過被吞噬的劫難嗎?懸!這幅漫畫主題明確,表明了當時日本侵略者要全面侵占中國的野心。這只倒霉的當班鼠既沒有“一葦渡江”的飄然,也沒有對“彼岸樂土”的期盼,只得硬著頭皮下水。

十九天后的1936年1月19日,天津《益世報》發表了老舍先生的小品文《新年試筆》,文中說道:

新年已過了半個月,舊新年還差著十來天。兩對付著,用“新年試筆”,大概還是免不了“過猶不及”。這可也真無法!一九三六來到,我不敢施禮向前,道完新禧,趕緊拿筆;我等著炮聲呢。一九三六不是頂可怕的么?元旦開炮簡直是必不可免的,還有心拿筆?筆不敢拿,更不用說還想過年喝酒。除夕,我九點就睡了。元旦,很早的起來,等候死亡。

“不敢施禮”、“等著炮聲”、“一九三六不是頂可怕的么”、“很早的起來,等候死亡”……老舍先生翻來覆去地描寫等待“開炮”、“炸彈”時的驚恐,讓人不由得聯想到《鼠年——但愿它平安過去》里的場景。

下面一段,老舍先生只點名幾件時事要聞,沒有作具體的交代:

五號以后,天天看報。仿佛北方又丟失了幾縣,可是沒聽見一聲大炮。原來最可怕的一九三六并不特別開打,而是袖里來袖里去;黃河也許不久就成為人家杯里的香檳??蓱z的一九三六,你只能在非洲撒野,在東方的樂土就沒有你的事兒!

又鬧學生呢,這可不是好現象。果然,破壞和平者無赦。是這么著!

“北方又丟失了幾縣”,大約是說1935年后半年冀東發生的“香河事件”和“華北自治”事件;“又鬧學生呢”,當指轟轟烈烈的“一二·九運動”。日本人馬上會侵占黃河以南地區已經成為眾人的預感,所以這條母親河里的水,“不久就成為人家杯里的香檳”。

“可憐的一九三六,你只能在非洲撒野……”說的應該是1935年,以墨索里尼為首的意大利政府出兵阿比西尼亞(埃塞俄比亞),而原來的占領國英國,為了保護自身的利益,竟然把阿比西尼亞拱手讓給了意大利。這是國際帝國主義列強之間利益糾紛的一場戰爭,但卻引發了正義的中國知識分子的呼聲。

1936年5月14日,孫之儁創作了漫畫《呼吁》,對老舍先生的這句話做出了進一步的詮釋——時事漫畫中出現非洲人的形象,在當時來說還不多見。畫中的人物很典型,動態夸張有特點,加釋的文字更表明了作者的態度,“懸案”就是“解決不了”,就是“不解決”,任憑殖民主義者撒野。

從小品文《新年試筆》和漫畫《鼠年——但愿它平安過去》、《呼吁》發表的時間節點上,我們可以看到陳望道先生編輯這本書時,小品文和漫畫這兩種新興文藝形式蓬勃發展的動向;時效性和戰斗性,是它們的共性。

在《小品文和漫畫》中選出兩段話,來體會一下時人的看法和主張:

——“小品文”的作者寫一篇“小品文”是在那里說自家所要說的話,每個作者都是如此;但究竟誰的寫的對,誰的寫的好呢?這是要用作者對社會,對人生認識的深度來說明的。我想,一個好的作者,他一定是:說多數人可懂的話,說有益于大多數人的話。我對小品文的意見如此。我對于漫畫的意見和對小品文的意見一個樣,敢于說明事實表現真理的都是好的。

——大概地說來,雜文(雜感),隨筆漫談,讀書記等是文藝性的論文,從理論的側面反映社會現象,而速寫、風俗志、游記等是文藝性的記事,由形象的側面來傳達或暗示對于社會現象的批判……我覺得漫畫也是一種認識形式,要表現出作者所看到的人間關系,而且是放大地表出他所看到的人間關系。漫畫的獨特功用未必不是在這里么?一個孤立的平面的現象,至少我是看不出它的內容來的。

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文化發展的特征,簡約的文字和明確的態度,揭示了小品文和漫畫的實質所在。陳望道先生在《輯前致語》中寫道:“現在是小品文和漫畫在中國的流行期,也是小品文和漫畫在中國的轉變期”,“我們從這特輯中間不但可以看見各位作者最近的見解,也可以看出一個差不多一致的動向”。

小品文和漫畫的發展,展現出新文化運動二十多年來,伴隨中國革命的進程,文藝工作者付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果。而陳望道先生主編的《小品文和漫畫》,為我們留下了生動、有力的說明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? 2015-2020 湘東信息社版權所有

湖北老11选5 凤凰鱼翅网| 大河濮阳网| 炒大明虾网| 人才招聘中华英才网| 鱼香芷排网| 红萝卜排骨汤网| 黄金资讯| 云网支付网| 中国民用航空总局| 油浸鲳鱼网| 干煸鳝背网| 中青在线情感| 烩海参网| 珍珠海参网| 栗子糕网| 石家庄日报网| 百度游戏大厅| 银耳杏仁百合汤网| 苦地胆猪瘦肉汤网| 什锦蛋卷网| 油泼肉网| 易车网| 日照网| 清蒸白鳝网| 香蒜咖喱炒蟹网| 酸黄菜网| 空姐网| 彩带鱼头网| 新华网旅游| 党参麦冬瘦肉汤网| 中国徐州网| 咖喱菜花网| 银耳雪梨柚子蜜网| 烤扁担肉网| 友人网| 椰蓉挞网| 民生证券| 迟菜心滚肉片汤网| 中国曲艺网| 炸班指网| 保山新闻网|